专利 商标 版权 商业秘密 不正当竞争 刑事辩护 其他 答疑 426专题
      
·代理“西湖喷泉”著作权案,杭州中院…
·策划人、出品人的“署名权”问题
·下城法院微博视频全程直播《断桥》著…
·大型设备工程设计图著作权案一审胜诉
·代理软件著作权案,法院判决驳回奥托…
·央视国际诉电信公司电视“回放”侵犯…
·不同作品独创性之特性
·罗云律师代理新型知识产权案例入选滨…
·代理加拿大知名企业工程图纸著作权纠…
·钱钟书手稿拍卖之法律剖析
·华谊兄弟与大华时代影院版权案
·油画构思与摄影作品相似构成侵权吗?
罗云律师 缩微版

     

    

  扫一扫 +我微信

 

 

 
央视国际诉电信公司电视“回放”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案
来源: luoyun  发布时间: 2014年7月7日 6:47  
编者按:
昨天,本微信公号推荐由乐视公司法务总监刘晓庆 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学博士万柯共同署名文章:电视回放,是合理使用还是构成侵权?引起强烈反响。
 
其从美国Sony案判决“家庭中时移使用录像机录制电视节目”构成合理使用,谈到澳洲“TV Now”的电视回放服务不属于合理使用,因为合理使用保护的是非营利性的为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而“TV Now”的服务是为用户提供的商业增值服务,Optus并不是为了自己欣赏而录制比赛。进而举轻若重地认为:国内IPTV的电视回放与上述Optus案中电视回放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国内IPTV的电视回放多由有线电视服务商直接录制电视节目,不需要用户的任何参与,录制的内容通常是3天内所有的电视节目,性质也不属于私人的非商业性使用,而是有线电视服务商的增值业务之一,因此国内IPTV的电视回放符合视频点播的特征,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第九条的规定,信息网络传播权指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权利,IPTV电视回放属于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范畴,应当事先取得版权人的授权。从其题目来看,作者就将电视“回放”归结为要么“合理使用”要么“信息网络传播权”,非此即彼。我个人认为,这种归结值得商榷。对于新技术下引发的法律问题,不能简单地归类到现有法律的某一类型。
 
去年,本人代理被告中国电信杭州分公司应诉原告央视国际网络有限公司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一审诉讼代理人,本人认为:“回看”并不构成原告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犯,如构成侵权,将会损害公众利益。
 
由于电信公司与央视国际网络有限公司就数字电视“回看”业务达成初步合作意向后者撤回起诉。IPTV用户依旧可以通过点播收看央视相关电视节目。该案在一定程度上加快了“三网融合”战略下的利益格局调整步伐。
 
2014年2月17日,《人民法院报》刊发《杭州滨江精品司法“导航”高新区》,该案成为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法院2013年度的三件精品案件之一。
 
下面,附上我的代理词,请刘晓庆总监万柯博士指教
 
 
 
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及合议庭成员:
 
作为原告央视国际诉被告中国电信杭州分公司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被告一方的一审诉讼代理人,就本案被告提供的IPTV“回放”是否构成对原告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犯这一焦点问题,发表如下代理意见,供合议庭参考!
 
 
一、被告对涉案节目仅提供自动接入和自动传输等网络服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规定,被告既不构成共同侵权,也不构成侵犯他人信息网络传播权。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有证据证明网络服务提供者与他人以分工合作等方式共同提供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构成共同侵权行为的,人民法院应当判令其承担连带责任。网络服务提供者能够证明其仅提供自动接入、自动传输、信息存储空间、搜索、链接、文件分享技术等网络服务,主张其不构成共同侵权行为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一,依据上述规定,被告构成共同侵权要件是:共同提供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本案显然不存在这种情况。
 
依据《关于IPTV业务的合作协议的补充协议》第三条约定“被告提供业务开展所需要省内平台和技术保障,百视通提供百视通享有版权的流媒体影视内容。”协议所约定的分工合作是指百视通提供内容,被告提供技术服务。又依据国家广电总局批准的IPTV业务分工界面图,百视通提供内容集成运营平台,被告仅提供内容的储存与分发服务。、
 
因此,被告没有提供信息网络传播的内容,且被告已经举证证明被告仅为百视通的内容提供自动接入和自动传输服务,不构成共同侵权。
 
第二,依据上述规定,被告是否构成共同侵权的判断依据是由证据体现的客观事实,不以观众或相关公众的主观判断为依据。著作权法的侵权判断不同于商标法,著作权法法律法规未将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列为侵权的要件。
 
第三,依据上述规定,无论百视通提供的内容是否构成侵权,只要被告举证证明仅提供了自动接入、自动传输等网络服务,被告就不构成侵权。
 
 
二、涉案节目的“回看”不侵犯原告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著作权法》第九条规定,信息网络传播权,即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权利。据此,信息网络传播权侵权的要件之一是“公众选定的时间”。
 
第一,“回看”是传统电视业务在新媒体领域的延伸,也就是利用新技术手段克服传统电视一旦错过无法观看的缺点,在限定的时间内自动录制节目内容,供观众观看,过了三天时间自动删除。因此,涉案节目仅储存三天,传播的时间是特定的,不是公众随意选定的。因此,涉案节目不侵犯原告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第二,三天的回看时间既符合技术要求又能最大限度满足观众的需求。
 
回看节目的存储时间可以设定,但是存储时间过长势必需要提供更多内存的服务器、消耗更多的资源,因此存储三天是相对经济的方式。回看的目的主要是为错过直播的观众提供,观众对于直播电视的观看习惯是集中在播放后的一段时间,因此三天的存储时间符合观众的思维习惯。
 
 
三、“节目回看”客观上不可能得到权利人的许可。
 
“节目回看”的技术表明,节目播控者只能提前一、两天知晓该电视台的电视节目,客观上不可能一、两天时间就与权利人达成许可使用协议。电视台的节目不停变化,也不能强制要求播控者购买某电视台所有节目的版权。同时,节目权利人的不确定性也导致事先许可不能实现。例如央视播放某电视剧,但央视不是电视剧的权利人,更无权授权他人通过回看播放电视剧。
 
 
四、提供IPTV内容的企业都提供“回看”服务,如果“回看”节目构成侵权,势必损害社会公众包括节目权利人、节目内容提供者、节目观众的的利益。
 
对于权利人来讲,节目回看不仅没有损失,而且带来广告利益。回看功能本来就是为错过电视节目直播的观众提供一种节目延时播放服务,相应的,随着节目播放的广告也随着回看被观众所接收。由此,投放广告的广告主也受益。原告在庭审时提出回看具有快进键,可以忽略广告内容,导致原告利益受损。这显然不能成立。因为,如果观众错过节目时间,广告本身就没有传达给观众,回看恰恰弥补了这一缺憾;且观看直播时,观众也可以换台或离开而不接收广告。
 
对于被告来讲,被告与百视通的合作,虽然收取的技术服务费,并未通过内容播放收费。但是,由于被告的技术通道可以提供百视通的回看服务,势必会增强被告的市场竞争力。
 
对于观众来讲,节目回看可以满足观众因各种原因未按时收看直播的需求。
 
对于国家广电事业来讲,节目回看不仅电视节目直播的延伸,更是传播社会主义文化、法制理念的重要渠道。如果判定节目回看构成侵权,势必形成原告等节目制作方对电视节目的垄断经营,损害了国家广电事业的发展。本案原告作为央视,不仅仅是节目的权利人,更是国家舆论宣传、政策宣传的重要喉舌,更多的肩负着传播社会文化、法制宣传、教育理念等社会责任。原告从狭隘的著作权角度出发,置社会责任、公众利益于不顾,其行为损害了公共利益。
 
综上,著作权法在保护作者及其他著作权人利益的同时,还必须兼顾社会公共利益,防止权利被滥用,不致使这些“专有权利”变成公众获得知识以及整个社会教育、科学和文化发展的障碍,从而促进社会公众充分利用网络便捷、迅速、海量和跨时空等传统媒体无法比拟的优势共享资源。
 
代理人:浙江天册律师事务所  罗云律师
 
二〇一三年六月八日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3523号    Copyright 2005-2014  罗云律师网  浙ICP备06022605  Tel:0571-87901512(直线)  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