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书写最真实的产权要点

当前位置:首页>文案

[买卖合同]质量问题疑难案件

时间:2006-12-22
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
 
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被告北京某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的的委托,并指派我作为代理人,参与本案的诉讼活动。本代理人注意到原告诉讼请求和结合两次开庭的庭审情况。
 
本代理人认为这一诉请成立的前提是:1、本案讼争的原被告双方于2003年11月19日签订的合同没有约定检验期限;2、上述货物必须真实、准确地用于浙江××学院施工现场,即(某)杭仲字第某号认定存在质量问题的货物由被告提供。
 
下面本代理人针对以上焦点问题发表如下代理意见,供法庭参考!
 
一、原被告双方于2003年11月19日签订的合同约定了检验期限,原告在检验期间内没有提出异议,应视为货物质量合格
 
2003年11月19日,原、被告签订《订货合同》,其中第一条约定:“供方对质量负责的条件和期限请参见随机保修证书,需方收到货物10内,供方对质量不合格产品予以更换”。
 
该约定明确约定了质量异议期限为十天。根据《合同法》第157条“买受人收到货物时应当在约定的检验期间内检验”以及《合同法》第158条第1款“当事人约定检验期间的,买受人应当在检验期间内将标的物的数量或者质量不符合约定的情形通知出卖人。买受人怠于通知的,视为标的物的数量或者质量符合约定。”的规定,本案中,原告于2003年12月2日收到该批货物,却在近两年后的本案起诉时才告知被告提供的货物存在质量问题,显然原告怠于通知。根据规定该批货物的质量应视为合格。
 
二、《仲裁裁决书》((某)杭仲字第某号)认定存在有质量问题的货物没有证据证明由被告提供
 
原告认为《仲裁裁决书》认定有质量问题的货物为被告提供的理由的逻辑是:
1.生效《仲裁裁决书》已经认定了原告提供给其下家的货物经检测认定为不合格;
2.既然该货物质量已被检测为不合格,原告根据《仲裁裁决书》第10页第12-14页又认定以下事实:即“申请人送货方式:由申请人委托其上家供方委托运输公司送货,其中除了2003年11月28日和12月1日两次送货到被申请人××的公司仓库外,其余货物全部直接送到工地现场”。
原告认为被告为其唯一货物提供商,而原告将货物送给其下家单位的货物由于原告都没有经手,而是直接由原告的上家即本案被告委托运输公司送到原告下家的××仓库或者浙江××学院施工现场。所以,原告向其下家提供的货物既然被检测为不合格,那么被告作为其唯一的上家供货单位,也当然地认定提供了质量不合格产品,而不论被告提供给原告的货物质量如何。
 
本代理人认为,原告的抗辩理由成立的前提是:原告的供货上家单位仅仅为被告一家单位才能成立。
事实上,被告提供给原告的货物质量不仅合格,而且原告上家供货单位不只是只有被告一家,而是多家。其理由如下:
 
1. 从货物的品种上看:
原告提供给其下家的货物品种有:模块、非屏蔽双绞线、双孔面板、单孔面板、19配线架、SIEMENS光纤配线架、COMING熔接托盘套件、COMING熔接接头保护器、熔接用光纤尾纤、黑色盖板、光纤跳线等十一种产品(见《仲裁裁决书》)
而本案讼争的涉及的于2003年11月19日签订的合同中,被告提供给原告的货物品种只有有:模块、非屏蔽双绞线、19配线架等三种产品。即使包括双方在2003年11月11日、2003年12月4日签订的合同,其产品品种也仅仅只有三种,即模块、双绞线、配线架。
原告认为其供给其下家-浙江××公司的货物全部从被告处购买,除了向法庭提供的三份合同外,其余的都是通过口头合同的方式向被告要求供货。本代理人认为,根据“ 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被告应当对此负有举证的义务,否则将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本案中,原告根本没有对此进行举证,哪怕是原告向被告支付货款的汇款凭证等一些关联证据原告也没有提供。事实上,被告仅仅向原告提供了三种产品,其他产品从何而来?
需要向法庭提请注意的是:杭州仲裁委员会的庭审笔录中第161页中的第7、8、12行,原告承认其向下家提供了国产面板。这正好说明了原告向其他供货商购买了国产面板,同样印证了原告不可能只向被告一家购货的这一事实。
事实上,原告从来没有向被告购买过面板,至于SIEMENS光纤配线架、COMING熔接托盘套件、COMING熔接接头保护器、熔接用光纤尾纤、黑色盖板、光纤跳线也不是被告向原告提供的货物,原告也没有证据证明这些货物由被告提供,也不可能提供这样的证据。因为双方从来没有对这些货物进行过交易。
2. 从货物的数量上看:
原告提供给其下家的模块为9576个,双绞线756箱。
而本案讼争的涉及的于2003年11月19日被告提供给原告的模块才4500个、非屏蔽双绞线556箱。如果加上双方于2003年12月4日的订货合同的模块数量1500个,这样模块的总数为6000个。这与原告提供给其下家模块总数为9576个也相差3576个。试问,这3576个模块又从何而来?
 
3.从货物的运送时间与地点来看:
原告认为送给其下家的货物自己没有经手,而是经过其上家通过运输公司送给其下家的。送货时间为2003年11月15日、28日、29日、12月1日、10日、13日、19日。其中除了2003年11月28日和12月1日两次送货到其下家的××仓库外,其余货物全部直接送到浙江××学院施工现场。
从被告向法庭提供的证据看,被告委托货运公司送货到原告的住所地即杭州市某科技大厦6F。无论是被告在合同上的特别注明、被告提供给货运公司的委托函、货运公司的证明、还有货运公司托运单载明的送货地址均为:杭州市××科技大厦6F,并非是被告下家的××仓库和××工地。
需要向法庭提请注意的是:仲裁委员会庭审笔录中的第165页的第1行。这里记载了原告在向仲裁庭提供的与被告签订的购销合同上明确注明了交货地点――原告的办公地点即杭州市某科技大厦6F。这再次印证了被告向法庭提供的与原告签订的合同中特别注明的送货地址为原告的办公地点,而不是××公司的××仓库和××工地。
另外,原被告在此期间一共签订三份合同,按常理,发货次数不会超过三次,因为货物均从北京发往杭州,运费由被告承担。而本案原告向其下家的发货次数多达7次,从经济成本上分析和常理都无法理解。
 
基于以上理由,本代理人认为:无论从货物的品种、数量、送货时间、地点,裁决书认定有质量问题的货物显然不能等同于被告向原告提供的货物,原告认为其向下家供货的产品全部来自于被告的理由显然不能成立。
 
另一方面,原告认为《仲裁裁决书》认定有质量问题的货物等同于被告向原告提供的货物,本代理人认为其理由显然不能成立还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2003年11月19日双方签订的《订货合同》中涉及的超五类非屏蔽双绞线的名称为:Corning FutureCom,而两份检测报告中检测的样品名称均为:Corning FutureLoW。
2.《仲裁裁决书》第12页第二段落中认定:××(中国)有限公司上海代表处的证明认为部分线缆为假冒××产品;以及《仲裁裁决书》第13页第三段第6-10行认定:原告向其下家提供模块9576个,其中4788个安装在墙上模块为假冒产品。
3.原告与其下家于2003年11月4日签订《购销协议》约定线缆需在合同签订后一周内即2003年11月11日前先交300箱,2003年11月11日,被告上海分公司与原告签订《购销合同》,双绞线的数量为200箱。时至2003年11月15日原告才将第一批货送到浙江××学院施工现场。而2003年11月19日签订的《订货合同》涉及的双绞线收货时间为2003年12月2日。我们不难看出,原告的上家供货单位绝不仅仅只有被告一家供货商。原告向其下家提供的双绞线有部分掺假现象,也正好与《仲裁裁决书》认定 “××(中国)有限公司上海代表处认为部分线缆为假冒××产品”相印证。
4.《仲裁裁决书》第10页第16-17行:“包装箱上印有××的商标、配线架上印有××的商标、面板以及模块上均贴有××的商标”。需要向审判长注意的是“印有”与“贴有”的区别,被告提供的××模块根本没有“贴有”商标而只有 “印有”××商标。正宗××的配线架与正宗××模块相配套,正宗的××面板与正宗的模块相配套。如果任何一个为仿冒产品均不能安装。从原被告发生的货物往来情况来看,原告从未向被告采购过面板。所以,施工现场墙上安装“贴有”××商标的面板与其配套“贴有”××商标的模块显然都不是被告提供。
5.关于被告向原告的下家单位出具的《授权书》问题。本代理人认为:原告早在2003年12月19日之前将所有货物送到浙江××学院施工现场,却在发现安装的系统不能上网之后的一个多月后即2004年2月25日要求被告向其下家单位出具“以××公司的产品参与”浙江××学院宿舍楼布线工程系统项目的投标的《授权书》,这充分说明原告为了推卸责任故意而为之。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被告作为××集团的旗舰公司,集合中国、美国和欧洲的投资及先进科技。自 1996成立十年来,在中国拥有四个办事处(北京、上海、广州、及沈阳),被告是中国为数不多成功采取西方管理模式的系统集成商。公司运作十年中,一直本着诚实、合作、提供、双赢的宗旨,在业界享有极高的声誉;美国××公司的布线产品引入中国至今,被告一直作为该产品的中国总分销商,从未出现过假冒产品问题。本案是被告成立十年来的第一场诉讼,对此非常重视也非常诚实,坦然面对原告的起诉!被告相信,法律会给他们一个公平、公正的裁判!
 
综上所述,本代理人认为原告主张的其向下家提供的货物全部由被告提供的理由显然不能成立,原告对此没有举证证明,也不可能对此举证。请求法院查明事实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代理人:律师
 二00六年 四月 五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商标合理使用标准探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