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书写最真实的产权要点

当前位置:首页>文案

浙江鳄鱼制衣有限公司不复商标评审委员会行政诉讼案

时间:2007-01-05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05)一中行初字第673

  原告浙江鳄鱼制衣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桐庐县桐庐经济开发区。

  法定代表人胡齐杨,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翁国民,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东路8号。

  法定代表人侯林,主任。

  委托代理人张红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干部。

  委托代理人崔迎琪,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干部。

  原告浙江鳄鱼制衣有限公司(简称浙江鳄鱼公司)不服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0559作出的商评字〔2005〕第0780号《关于第2001158992号“龙鳄”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简称〔2005〕第0780号决定),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05628受理本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51011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浙江鳄鱼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翁国民,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崔迎琪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05〕第0780号决定系商标评审委员会针对浙江鳄鱼公司就其申请的第2001158992号“龙鳄”商标(下称申请商标)提出的商标复审请求作出的。其在该决定中认定:申请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为第18类钱包等,LA CHEMISE LACOSTESOCIETE ANONYME注册的第G552436号“鳄鱼”商标(下称引证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为第25类服装商品等。鉴于引证商标的知名度已达到驰名的程度,以及引证商标所有人在第18类商品上也有“鳄鱼”商标在先注册的事实,浙江鳄鱼公司申请注册“龙鳄”商标,极易使消费者产生联想,误认为申请商标与引证商标存在某种联系,从而造成对商品来源的混淆和误认,进而给引证商标所有人的利益造成损害。因此,申请商标已构成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所指情形,不应准予初步审定公告。商标评审委员会依据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第二十八条的规定,作出〔2005〕第0780号决定:申请商标予以驳回,不予初步审定公告。

  原告浙江鳄鱼公司不服,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其诉称:一、申请商标与引证商标在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等方面均既不相同也不近似,没有也不会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引证商标的权利人有特定的联系。申请商标完全是原告所独创的,与引证商标不同。两者不仅所代表的动物不同,而且含义完全不同,所采用的设计素材也不相同。相关公众只需施以一般的注意力即可轻易将两者区分。同时,两商标的呼叫也明显不同,公众不可能误读、误听、误认。此外,无论是从整体上还是局部进行比对,均不存在两商标相同或近似的结果。二、原告申请的“龙鳄LONGE”商标已经在第25类商品上经被告驳回异议后核准注册。原告申请在第18类商品上注册该商标是为了进一步在第18类商品上取得延伸保护。被告理应遵循商标法及《商标评审规则》的规定,作出客观、公正的认定。三、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商标局)已将在第18类商品上的“FEIE飞鳄”商标审定并核准注册,“金鳄”、“扬子鳄”等商标在第25类与第18类等商品上也已核准注册。被告在处理申请商标及与申请商标类似的诸如“飞鳄”、“金鳄”、“扬子鳄”等商标的评审问题时采用了不同的标准,违反了行政公平原则与行政合理性原则,损害了原告的正当权益。此外,被告将申请商标认定为是复制、摹仿或翻译他人驰名商标,误导公众,并进而适用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没有任何依据,属于适用法律错误。综上,原告认为,被告作出的〔2005〕第0780号决定错误,请求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撤销,并判令被告重新作出复审决定。

  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辩称:一、申请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属于相同或类似商品。申请商标和引证商标都有一个“鳄”字,由于引证商标在中国市场上具有很高的知名度,“鳄”字在消费者心目中留下较为强烈的印象,使消费者在认牌购物时较为关注申请商标中的“鳄”字,因此,“鳄”字作为申请商标较为显著的部分,与引证商标“鳄鱼”在音、形、义等方面相同或近似,且易使消费者产生联想,误以为申请商标是引证商标的系列商标或有某种特定联系。申请商标与引证商标已构成使用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易引起消费者对商品来源的混淆和误认。二、商标审查遵循个案审查原则,“龙鳄LONGE”商标已在第25类商品上获得注册并不必然意味着申请商标也能获得注册。同理,“FEIE飞鳄”等商标被初步审定并不必然意味着申请商标也能获得注册。综上,被告认为,〔2005〕第0780号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求人民法院予以维持。 

  本院经审理查明:

  1990年3月26LA CHEMISE LACOSTESOCIETE ANONYME申请的 “鳄鱼” 文字商标(即引证商标,见下图)获得国际注册,国际注册号为G552436。核定使用的商品是第25类,包括服装、鞋、帽。专用期限自1990326起至2010325止。

  2001年8月29,浙江鳄鱼公司在第18类钱包、购物袋、手提包、旅行包(箱)、衣箱、钥匙盒、公文包等商品上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商标局)申请注册“龙鳄”文字商标(即申请商标,见下图),申请号为第2001158992号。

  2002年7月9,商标局根据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第二十八条的规定作出ZC1927501BH1号《商标驳回通知书》,认为申请商标与引证商标近似,引证商标为已在我国注册的驰名商标,浙江鳄鱼公司就不相同或不相类似的商品上申请与之相似的商标,易误导公众,申请商标应予驳回。

  浙江鳄鱼公司不服商标局的驳回决定,于2002731向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复审。200446,商标评审委员会向浙江鳄鱼公司发出200202564GZ号《商标评审案件审理人员告知书》,其中载明:依据《商标评审规则》第三十条和第三十一条的规定,上述商标评审案件将由本委下列商标评审人员中的三人或者三人以上单数组成合议组进行审理,或者由其中一人独任审理。根据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九条和《商标评审规则》第九条、第三十三条规定,当事人或者利害关系人对商标评审人员提出回避申请的,应当在收到该通知书十五日内向本委提出回避申请,连同本通知书一并寄回。……商标评审委员会在作出决定、裁定后收到当事人或者利害关系人提出的回避申请的,不影响评审决定、裁定的有效性。《商标评审案件审理人员告知书》中载明的商标评审案件审理人员名单包括有24人,其中有〔2005〕第0780号决定的合议组的成员张红华、段晓梅、李祥章。200559,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2005〕第0780号决定。

  在本案诉讼过程中,原告向本院提交了“飞鳄FEIE”文字商标的商标档案及商标注册公告,用以证明该商标已经在第18类商品上获准注册,被告的审查标准不统一。

  在本案开庭审理过程中,原告提出如下主张:1、依照《商标评审规则》的规定,被告应当将确定的合议组成员告知原告,而不应当向原告发出合议组成员不确定的名单,被告未尽法定的告知义务,违反了法律规定。2、被告没有证据证明引证商标是驰名商标。3、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与第二十八条互相矛盾,第18类商品与第25类商品不相类似,不能适用商标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被告认为:1、其发出的《商标评审案件审理人员告知书》中已经包含了〔2005〕第0780号决定的合议组的成员,被告的行为并未侵犯原告的合法权益。2、第18类商品与第25类商品不是类似商品,不存在延伸保护的问题。3、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与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并不矛盾,可以合并适用,不能单独适用商标法第二十八条。此外,被告确认〔2005〕第0780号决定的引证商标为G552436号注册商标。

  上述事实,有ZC1927501BH1号《商标驳回通知书》、200202564GZ号《商标评审案件审理人员告知书》、申请商标的商标档案、引证商标的商标档案、“飞鳄FEIE”商标的商标档案及商标注册公告、〔2005〕第0780号决定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一、被告向原告告知商标评审人员的程序是否符合法律的规定。

  《商标评审规则》第三十条规定,商标评审委员会审理商标评审案件应当组成合议组进行审理。合议组由商标评审人员3人或者3人以上单数组成。但商标评审委员会审理事实清楚、案情简单的案件,可以由商标评审人员一人独任评审。第三十二条规定,商标评审人员确定后,商标评审委员会应当及时以书面形式告知有关当事人。第三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或者利害关系人依据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九条和《商标评审规则》第九条的规定对商标评审人员提出回避申请的,应当在被告知商标评审人员后15日内提出。期限届满后,当事人或者利害关系人发现有关商标评审人员有回避情形的,可以在评审决定、裁定作出前提出回避申请,但应当提供相关证据。上述规定与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并不冲突,是商标评审委员会依法行政的依据,本院在本案中予以参照适用。就本案而言,被告向原告发出的《商标评审案件审理人员告知书》中一共有24名商标评审人员,不符合《商标评审规则》的前述规定,有所不当。但由于其中已经包含了〔2005〕第0780号决定的合议组的成员,原告依然可以向被告提出相应的回避申请,以实现自身的程序权利,因此,该《商标评审案件审理人员告知书》并没有剥夺原告申请回避的权利。其次,原告没有证据证明因为被告没有指明〔2005〕第0780号决定的合议组的成员而导致其实体权利的损害。再次,原告在商标评审程序中对被告的《商标评审案件审理人员告知书》没有提出异议。因此,尽管被告发出的《商标评审案件审理人员告知书》不符合《商标评审规则》的相关规定,存在程序方面的瑕疵,但并未实际损害原告的程序权利,也未导致〔2005〕第0780号决定的实体性错误,尚不能构成撤销该决定的充分理由。

  二、被告的审查标准是否统一与本案处理的关系。

  由于商标注册的审查和核准均是针对特定的商标申请进行的,某一商标被核准注册对另一商标应否核准注册没有约束力。就本案而言,原告提交的“飞鳄FEIE”商标的商标档案及商标注册公告仅能证明该商标已被核准注册,该事实对本案申请商标应否核准注册没有约束力,与本案的处理无关。原告主张被告的审查标准不统一损害了原告的正当权益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三、原告关于申请商标是对其在第25类商品上注册的“龙鳄LONGE”商标的延伸保护的主张是否成立。

  首先,原告没有证据证明其“龙鳄LONGE”商标已经在第25类商品上获得注册。其次,我国商标法上并没有商标在商品类别上延伸保护的规定。再次,如上所述,商标注册的审查和核准均是针对特定的商标申请进行的,即使原告的“龙鳄LONGE”商标在第25类商品上已经获准注册,这一事实也不能作为申请商标在第18类商品上应当获得注册的正当理由。申请商标能否在第18类商品上获得注册的关键在于其是否符合法律的规定。因此,原告关于申请商标是对其在第25类商品上注册的“龙鳄LONGE”商标的延伸保护的主张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四、被告在〔2005〕第0780号决定中认定引证商标的知名度已达到驰名的程度是否正确。

  首先,〔2005〕第0780号决定没有说明认定引证商标已达到驰名程度的依据。其次,在本案诉讼过程中,被告也没有证据证明引证商标已经达到驰名的程度。再次,原告对被告关于引证商标已达到驰名程度的认定不予认可。故本院认为,被告认定引证商标的知名度已达到驰名的程度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属于认定事实不清。此外,虽然被告在〔2005〕第0780号决定中提到引证商标所有人在第18类商品上也有“鳄鱼”商标在先注册,但由于其未将该商标作为引证商标,故本院对此不予评述。

  五、被告在〔2005〕第0780号决定中适用法律是否正确。

  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规定,就不相同或者不相类似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是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已经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误导公众,致使该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从中可见,适用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的前提条件之一是他人的商标属于已经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就本案而言,虽然申请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不相同也不相类似,但由于被告认定引证商标的知名度已达到驰名的程度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故〔2005〕第0780号决定缺乏适用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的前提,被告适用该规定是错误的。

  商标法第二十八条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凡不符合本法有关规定或者同他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由商标局驳回申请,不予公告。由此可见,商标法第二十八条规定的驳回申请的商标有两种,一是不符合本法有关规定的商标,二是同他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就本案而言,〔2005〕第0780号决定并未提及申请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相同或者类似,因此,被告在该决定中适用商标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应当理解为是指申请商标不符合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故应予驳回。所以被告在〔2005〕第0780号决定同时适用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和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并不矛盾。原告关于申请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不相类似,〔2005〕第0780号决定不能适用商标法第二十八条的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2005〕第0780号决定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依法应当予以撤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12目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一、撤销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商评字〔2005〕第0780号《关于第2001158992号“龙鳄”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

  二、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针对原告浙江鳄鱼制衣有限公司就其申请的第2001158992号“龙鳄”商标提出的商标复审请求重新作出复审决定。

  案件受理费1000元,由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各方当事人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及副本,并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1000元(开户行:中国工商银行北京市分行黄楼支行,户名: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帐号:14453748),上诉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   江建中

                            人民陪审员    

       

  

                       0 0 五 年 十 一 月 二 十 日

  

  

                                    

 

 

上一篇:吉利集团有限公司与昆明亚杰力商贸有限公司商标侵权纠纷一案

下一篇:北京国民保险代理有限公司与国民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商标侵权、不正当竞争纠纷案